一場突如其來的風暴,
曾被視為理所當然的一切瞬間碎裂,
該拿什麼定義工作在你生命的位置?
紛擾不明的亂局,卻是機會四起,
一群群膽大敢衝的年輕勇者,
正寫下屬於新世代的成功定義。


 日本管理大師大前研一在他的新書《再起動》中,問了所有讀者一個嚴肅的問題:「你要留在舊大陸,還是迎向新大陸?」
 2006年,《Cheers》雜誌曾製作「悶世代」專輯,探討台灣年輕人的工作處境。當時,大學生未畢業先負債、新鮮人起薪停滯10年,居亞洲四小龍之末;大學不重教學、企業不做訓練,這三大困境,是醞釀年輕人覺得「悶」的主因。
 去年一場金融海嘯,猶如雪上加霜,整整一年,全世界工作人經歷一波又一波前所未有的巨變,「悶」這個字,竟然成為上班族最普遍的心聲。(見第62頁)
 當遊戲規則崩解,常態軌道斷裂,多數人仍在緬懷從前的主流價值時,另一群勇於築夢、拋棄框架、大膽開拓新出路的新世代,卻已經在這個小島四周竄起。在平坦又競爭的新大陸上,他們插旗圈地,建立自己的新定位。
 既然大環境混亂,有些人乾脆徹底擺脫文憑主義的迷思,脫下保護外衣,回到街頭,補修起富裕時代沒機會好好修習的街頭智慧,重新訓練自己適應叢林生存法則。

紅的法則1:補修街頭智慧
 星期五下午,藏身師大夜市裡,取名為yofroyo,中文叫作「友個優」的優格專賣店裡高朋滿座,許多打扮時髦的年輕男女,坐在白色的高腳椅,品嚐著灑滿新鮮芒果顆粒的優格冰淇淋。
 外型陽光,甚至與王力宏、潘瑋柏有幾分相像的型男老闆陸初昀與賈康宏,不斷在15坪大的店裡來回穿梭招呼客人。
 這兩個22歲,台裔美籍移民第2代,去年甫自美國加州大學聖地牙哥分校生化工程系畢業,在父母期盼下,本來應該待在號稱生物科技「矽谷」的聖地牙哥,至少當個開發新藥,年薪百萬起跳的工程師,卻怎麼也沒料到,他們甘願折返台灣,擠身小套房,吃著10元麵包度日,只為走上一條既陌生,又充滿風險的創業路。
 為何一畢業就選擇創業?陸初昀的答案十分坦率:「是被金融海嘯嚇到的!」
 因為去年下半年,不僅自己丟了履歷毫無回音,身邊9成以上同學也都找不到工作,「我念的科系在全美排名第2,連我們都沒有機會了,那其他人狀況應該更慘,這種狀況前所未見!」
 陸初昀與賈康宏的父母看在眼裡,希望孩子能暫避海嘯的鋒頭,繼續念研究所,等經濟復甦,猜想一切都會回到常軌。
 但與其逃避,這兩個七年級生卻寧可正面迎擊:「出來之後,誰能保證一切不會重演?若到頭來還是浪費時間,我寧可現在去創業,就算不成功,還能賺到人生經驗!」
 於是兩人不顧家人反對,鎖定風行美國加州已久的優格冰淇淋,花了1年研發產品,3個月做市場調查、分析目標客戶、計算投資報酬率,帶著自己的商業計劃書,拜訪了上千個人以籌措財源。
 懷抱滿腔熱血進入台灣市場後,從商圈選擇、口味調整、價位高低到如何行銷,甚至連一個湯匙的大小,每個決定都是功課。「事前想得再周到,執行時永遠只用到20%,另外80%,要靠付出代價後換得,」陸初昀與賈康宏異口同聲。
 口裡說著「隨時都想不幹了」,但心裡卻盤算著「如何成為全台北優格冰淇淋第一品牌」的兩人,每天幾乎都工作超過18小時,連颱風天都在店裡研發新口味。談起開店3個多月的心得,語氣興奮夾著辛酸:「每天都有新挑戰,超級累但學到的東西,比大學4年還要多!」
 大前研一曾這麼說:「混亂的時代最需要的,並非目前為止學校所培育出來的那種『學院派營生者』(academic smart),而是能在現實環境中獨立思考、自己為沒有答案的問題找到答案的『街頭營生者』(street smart)。」
 與其躲在家裡焦慮,不如動一動腦,從身邊事物找出口。1985年次,在紅樓創意市集擺攤賣手作項鍊的安嘉遠,是另一個台灣年輕人拋棄傳統包袱,往街頭闖蕩的縮影。

紅的法則2:重拾實作主義
 台灣師範大學圖文傳播學系的畢業證書,在10年前,等於是一張教職保證書,但現在流浪教師比比皆是,所以,從大安高工畢業後,重考1年考進師大時,安嘉遠已經有了心理準備:「我知道跟當老師無緣啦,但有個大學學歷還是比較好。」
 有高職時實作訓練的基礎,大三接觸創意市集後,他便決定利用課餘投入項鍊創作,並開始擺攤銷售。
 喜歡彈吉他的他,將吉他片鑲嵌在項鍊上當作珠串,變成獨有的特色,例如,以繪有哈雷重機圖案的吉他片搭配美國軍牌,瞬間變身為十足陽剛的項鍊,祈禱之手的圖案搭配十字架,則有濃濃宗教味。
 目前延畢1年,全心投入創作擺攤的安嘉遠,細數過去兩年的打拼經驗,笑說自己儼然是個「小老闆」,包括如何控管進貨的量,估算擺攤的資金與投資報酬率,尤其,「對現金的流動方向特別有感覺,相信未來投入職場,應該能很快搞懂老闆的想法,比別人及早進入狀況!」
 「畢竟,有人做蚵仔麵線都可以發大財,與其成天擔心,還不如立刻動手去做,一步步把事情做好就好!」安嘉遠歸納自己的擺攤哲學。
 過去,畢業自好學校彷彿是實力的唯一保證,但是當企業大門緊閉,組織不再是扶搖直上的搖籃,想要突破重圍,還是得靠自己鍛鍊。若能在龍蛇混雜卻商機處處的街頭生存下來,更能建立因地制宜、打破框架的實戰力。
 有人能放下身段,走進適者生存的街巷戰場,也有人墊高自己的視野,大步跨出海島,力圖創造生涯的最大值。

紅的法則3:強迫走出舒適圈
 舞台,是要靠自己去爭取的!而且舞台之大,沒辦法只靠眺望得到答案。只要你不斷向前探索,舞台的邊界就會不斷向外延伸。1983年次的王振權就是這樣開展他的生涯旅程。
 1年多前,這個初出茅廬的小夥子,在晶華酒店闖蕩兩年後,即在國合會的甄選中,擊敗一群資歷豐富的前輩,成為愛好中國菜的史瓦濟蘭國王廚房裡,年薪百萬的大人物。
 只拎著一個鍋子、一把鏟子,王振權孤身飛往位於南半球,只在國慶日才會聽聞,與台灣有40多年友好關係的邦交國。
 面對非洲物資缺乏,語言溝通不易的挑戰,還要滿足國王的胃口,三不五時舉辦百人宴會,再再考驗著王振權應變的能力:「我常幻想自己像漫畫《中華一番》的小當家一樣,可以不用調味料與食材,瞬間變出美食。但現實總逼著我得在僅有的人力與資源下,苦思作出令人眼睛一亮的菜色。」
 原本在台灣,只需跟著師傅做事,慢慢等待升遷,變身御廚後,就算是「揠苗助長」,都得1年當5年用,逼著自己快速成長,於是他一方面得周旋在黑人學徒間,練習領導統御,一方面還得忍受異鄉獨處的空虛寂寞。雖然一度因壓力太大,打算1年約滿即不再續約,但再三考慮後,他還是決定再留任1年「以挑戰自己」。
 王振權的思考是,回到台灣,即使進入知名飯店工作,很容易陷在舒適圈中,從此走不出來。自己若能把握兩年御廚的歷練,除了贏得名聲,增加視野,還能多賺一點錢,當作未來的創業基金。「我期待能做到像阿基師(維多麗亞酒店行政總主廚鄭衍基)一樣,建立自己的品牌,既有廚藝又能出書、上節目,發展自己的事業!」
 所以即使辛苦,他還是願意再多花1年鍛鍊自己,不輕易退卻。他的夢想是把「阿基師到50歲才能做的事」縮短成「自己現在就能達成的目標」,口氣雖大,卻可看出他對未來的企圖心。
 30年前,台灣傲視全球的經濟奇蹟,是靠著宏碁電腦創辦人施振榮、廣達電腦董事長林百里這些企業家,背著黑色公事包,操著未必道地的英文,到國外開拓客戶、爭取訂單。他們的身影,鋪陳出台灣跟國際接軌的痕跡。
 當時所謂的國際化,多半是負笈異域求學,或離鄉背井工作,靠時間一點一點磨練。時至今日,台灣學生出國留學意願銳減,10年來,大學生人數暴漲超過一倍,去年僅37,800人出國留學,成長極為緩慢。「遊學」跟「旅遊」取代「留學」,也一直被視為是值得憂心的現象。
 當世界變平了,台灣新世代也都跟著躺平了嗎?不,對國際化,他們已轉移到網路的新戰場,且有了新的理解與做法。

紅的法則4:掌握國際化真內涵
 從事日本代標、國際代購,年營業額2億的全日貨負責人王光台,他所做的生意就是讓消費者在家按一個按鍵,便能把國外拍賣網站上鍾意的貨品送到手上。
 為了讓服務的介面與流程更便利,他養自己的工程師,設計軟體將國外網頁翻譯成中文,並建立如韓文等翻譯落差較大語言的字串資料庫。
 同時,他在美國、韓國、日本都設有駐站專員,雇用當地人,以分公司的概念,提供15,000名會員線上即時服務,協助代為發問及理貨、批貨、驗貨,整合海外與國內的運送。
 對王光台來說,國際觀的指標,是他人在台灣,卻能對異國文化的精準掌握。譬如日本賣家特別注重禮貌,用詞不當會斷然拒絕售貨,美國賣家出貨速度較隨性且緩慢,韓國的模式接近台灣,但會不斷發問以確認細節。「清楚這些文化上的差異,才能要求客服按照國情,盯緊出貨的速度,調整服務水準,」王光台強調。否則消費者先標的美國貨物久候未至,後標的日本商品卻先到了,顧客的信任度就會降低。
 另外,由於收的服務費是以台幣計價,付出的卻是當地的貨幣,也必須懂得匯差操作,才能避免匯率風險吃掉利潤。
 透過網路的觸角,讓這個位於公館的台灣大學創新育成中心2樓,佔地不到10坪的小公司,儼然是個具體而微的「跨國」企業。
 針對國際觀的內涵,理律法律事務所執行合夥人陳長文曾這麼說:「國際觀,不是靜態的『知識』、『方法』或『技術』,它是一種流動的、進化的、成長的價值態度。」
 1982年次的品展設計負責人林飛比有同樣的體會。台灣科技大學工藝設計系畢業後,他成立品展設計,業務是把台灣設計品行銷到世界各地。位於台北市安東街的公司不大,但卻建置了精美的英文網站。今年工研院為探索台灣「願景2020」所舉辦的焦點團體座談中,他是成員之一。林飛比說,在一次劃分代理權疆域的過程中,他才知道:原來西班牙跟葡萄牙兩個國家是「世仇」。然而對這類國際局勢的了解,卻是過去在求學過程中所匱乏的。
 從做中學,從嘗試錯誤中快速補足在教室中沒有建立的能力,是這群在台灣最富庶時期出生、卻要面對空前巨變時代的世代,尋找出路的方式。
 在關於全球化的各種討論中,總不脫幾種觀點:競爭是激烈的、機會是稀少的,這一代要力抗大陸崛起後,台灣被「邊緣化」的壓力,比起上一代似乎更不容易成功。
 但是成功的定義到底是什麼?什麼方向才是邁向成功的道路?其實在愈來愈多青春的臉龐上,看見新的詮釋。
 擺脫「熱門科系=熱門產業=高薪職務」的舊思維,愈來愈多人選擇誠實面對自己,盤點自我能耐。就像放棄高科技工程師的頭銜,轉戰連鎖早餐店的賴威光,追求的正是他心中定義的「新實力」。

紅的法則5:誠實盤點自我能耐
 擁有政治大學科技管理研究所與華盛頓大學MBA雙碩士的賴威光,去年還是友達光電的高級工程師,但因目睹第4季訂單蒸發,產能空缺嚴重,已屆30歲的他突然警覺:「到底自己有什麼核心優勢,可以一直被留下來,因為過了30歲,多浪費一天就是浪費生命!」
 所以,當具有26年歷史,擁有2,800家加盟店的瑞麟美而美希望他接班掌舵時,他一改過往堅決的態度。
 他曾經猶豫過,一來所處的公司已是業界龍頭,另一則是,習慣大企業的快節奏,進到傳統產業後,溝通與文化適應上也是問題。
但瑞麟美而美即將從巷弄的早餐店,轉型為複合式速食店,過程由他來主導,能真正測試所學,吸引力大過光鮮亮麗的頭銜。
 賴威光一邊推出全新冰品,一邊打造概念直營店,接著他建立行銷企劃部,著手品牌改造與重新定位,為求產能極大化以降低成本,他甚至將現有早餐使用的食材、沙拉,以及米堡、XO醬,透過網路上的商店街與拍賣銷售。
 「只要帶著大家走對方向,就能將對手拋在後頭,這個舞台的發展與影響力正是我所嚮往的!」賴威光說,有了影響力,想要做事的企圖超過一切,當初的不確定已一掃而空。
 一場經濟風暴讓全世界年輕人都陷入生涯的難題。在日本,前兩年甚至出現一個新名詞「好過族」(hodo-hodo zoku,描述他們對人生得過且過的心態。去年一家日本人力資源管理公司的民調發現,只有3%的日本員工願意全力以赴工作,在受訪的18個國家當中,竟然敬陪末座。年輕人認為再怎麼認真求學、努力工作,還是逃不過失業減薪下場,何必白花力氣?
 在韓國,年輕人同樣困於高失業率,今年6月韓國官方統計數據顯示,今年1~5月,韓國年齡介於20~29歲的就業人數驟減,降幅創下10年來新高。
 在台灣,一群嘗試踢開包袱,創出新路的力量正在滋生,但需要更多、更強、更壯大,更多人加入。
 當各個行業都大風吹,遊戲規則由你來寫,契機落在你的腳邊,世界再平,永遠是勇者當紅!

各國年輕世代速描

★日本「好過族」:
 2、30歲左右,擁有正職工作的日本年輕人,面對人生中首次的經濟大衰退,對於未來抱持消極的態度,沒有任何雄心壯志,日子過得去就好。更不想承擔工作壓力,只求有穩定收入的工作。

★中國「果凍族」:
 指的是1980年代後出生的年輕世代,雖然外表光鮮亮麗,內心卻相當脆弱,挫折忍受力低,類似台灣所說的「草莓族」。但他們的優點是勇敢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,不盲從流行,接受能力強,有獨特的創意。

★英國「iPOD世代」:
 英國政策研究機構「改革」(Reform)在2005年公布的研究報告中,將當今35歲以下的英國年輕人稱為「iPod世代(iPod generation)」:沒安全感(insecure)、壓力大(pressured)、稅負重(over-taxed)、高負債(debt-ridden)。

★美國「我們世代」(Generation We):
 社交網站的興起,年輕世代可透過各種新媒介拓展社交網絡,和更多分散世界各角落的人建立連繫,甚至透過網路媒介集結力量,迅速推動各項活動與組織,他們不再是過去眾人以為的自私而又孤立的利己世代。

 

出處:Cheers 第108期 2009/09/01 出刊

liveintaip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遊俠
  • 瑞麟美而美是賴威光他老爸開的怎說是找上他,應該說是繼承父業吧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