儘管假日的高雄澄清湖棒球場陽光燦爛,黝黑的陳金鋒給人的第一印象,卻顯得相當「冷」。

無論受訪或攝影,都一貫微仰著頭,以孤傲的眼神凝視遠方。問完問題,沉默幾秒,才慢慢吐出簡要的幾句話。

「簡單」、「生存」是他在短短30分鐘訪談中最常出現的字眼, 前者是他生活的態度,後者則是他在美國職棒的體悟。

不過,談話進行到一半,在依然嚴肅的表情下, 卻開始迸出一些冷笑話,我才恍然大悟,
原來眼前這位明星球員「慢熱」的傳言不假。

在訪談結束後,一改最初冰冷的表情, 「鋒哥」令人意外的回頭揮手道別, 並給了我們一個誠意十足的微笑, 然後像顆沉默的棒球,又快速地消失在幽深的走廊。

 

我從小就開始打球,不曾離開球場去打過工,或做別的事。所以,在球場的每個階段,對我而言都很重要。
 

7年前,為何我會選擇去美國打球,寧願當台灣球員的先鋒,而不是追隨其他前輩去日本?原因很單純,就是因當初美國的球團來找我,日本方面並沒有人跟我接觸。
 

在打美國職棒的階段,我學到最多的是「競爭」的意義。
 

這段期間,影響我最深的不是來自哪個教練或球員,而是這種競爭的氣氛,讓我不斷提醒自己必須要努力,因為美國的球場十分嚴苛,若你沒有真正本事,自然而然你就會離開那個地方。

 

30歲返鄉的心路歷程
 

很多人會好奇我在30歲時,決定離開美國回到台灣,當時有何盤算?會不會承受了很大的壓力?
 

我想應該沒有什麼壓力,因為回來台灣,我還是在球場上,沒有什麼太大的改變,加上30歲這件事,對我來講,只是時間的一個過程。
 

我認為,每個階段都有它存在的道理,我不會特別為30歲這個年齡感到壓力,我比較在意的是,自己隨著年齡增長,是否一直都有努力,畢竟,活著最大的意義,就是要學著面對不同階段的自己。

 

揮球的雙肩扛的是責任
 

棒球是個既「複雜」又「簡單」的運動。
 

所謂「複雜」,指的是在過程中,你既要打又要跑,每個環節都要技巧;「簡單」的部份則是,要能打得好,你只要問自己一個問題,就是你到底對棒球有沒有熱愛。
 

身為一個球員,最重要的是態度,也就是你要盡你的全力,不管你是不是最優秀,都要把你最好的一面表現出來。
 

反之,當一個球員沒有付出,還做了不該做的事情,傷害整個運動界的形象,就是運動生涯最致命的地方。
 

每個認真的選手我都很欣賞,像是鈴木一朗(日籍美國職棒大聯盟明星球員)不管成績如何、出名與否,他依然全心付出。
 畢竟,打球除了好的態度,還有責任的問題,只要站在場上的一天,儘管成績再好,面對下一個球季,都要認真練習與看重。

 

我的棒球哲學就是「簡單」兩個字,因為比賽拼的是速度,當球迎面而來時,「專注」十分重要,把球接住,把球打出去,一旦把心思弄得複雜,就沒辦法全力面對。

 

打球像做人,就是真誠
 

練球與做人道理十分相似,就是真誠,每一秒都得付出最真實的自己,因為你騙不了自己。
 

當瓶頸出現時,除了發揮自己體型上的優勢,最好的方法就是努力的練習。一個好的選手,不分假日,要不斷重複的練習,讓自己維持一個比較好的狀態。
 

若出現突破不了的關卡,這就是你的極限,不必懊惱,你就去面對它。因為隨著年紀愈來愈大,總有一個時間你會離開球場,你要思考的是如何在有限的時間內,把握自己最好的時光。
 

我很少想得很久,當我還是一個選手時,我就認真的打球,並維持身體最好的狀態。對於未來的事,球能打到什麼時候,能幾年就幾年,到時候再說吧!

出處:Cheers 第078期 2007/03/01 出刊

 

liveintaip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