果你的公司將是下一家遠航,你,該怎麼做才能避免失去工作、薪資和多年心血的困境?


 「沒想到國內歷史最悠久的航空公司也會倒,我人生最菁華的時間都在這裡,真的好難接受這個事實!」一位在遠航待了超過20年的資深員工不禁欷歔。


 他義憤填膺地指出,十幾年來,員工都抱著共體時艱的心態,即使每年只有一、兩萬的年終獎金,大家都不計較,總覺得公司會好轉起來。


 直到今年農曆年前,員工知道公司財務吃緊,主動向公司表達願意放棄端午、中秋的獎金,只要在2月有年終獎金就好,沒想到公司在小年夜逕自宣布年終得延到3月中才能發放。「我們竟然像傻瓜一樣,乖乖的等到3月中,才發現所謂年終,是把3月薪水挪來支付,3月只能領半薪,當時氣歸氣,但心裡想的只是希望有金主出來相救,別讓公司倒閉。」


 媒體點名的金主名單,從遠東集團、金門酒廠、新加坡捷星航空一直到馬來西亞亞洲航空等等,員工高度期待後,往往難逃重重落下的失望。


 一位擁有8年資歷的內勤人員語氣哽咽:「儘管公司付不出薪水,大家都還堅守崗位,輪流無薪休假的同事都還相信公司會解決問題,忍一下就過去,即使有人提議罷工,大多數人還是怕這些過於激烈的行動會讓公司真的倒閉,而遲遲不敢付諸實現。」
 這樣天真的想法,卻換來殘忍的回報。


 年還歡慶50週年的遠航,在13年前政府尚未實施開放天空政策時曾有輝煌歲月,僅憑6億元資本額,竟創造高達4、50億的資產淨值,不僅股價曾近百元,員工年終獎金也有超過10個月的紀錄,在國內航空獨領風騷。


 而媒體逐一揭露,遭檢調收押、以前董事長崔湧為首的一群高層,過去8年來匪夷所思的各種投資,似乎將遠航當作財務公司操作。雖說大環境不佳,準備三通連連落空,但財務槓桿愈玩愈大,蓄意掏空的傳言,幾乎將尚能獲利的本業,推向財務無底洞,連帶讓1,200名無辜員工陷入今日的困境。


 「我真的好擔心,我們有那麼多20年資歷以上的老員工,包括空軍退役的老機師、一堆夫妻檔,還有單親媽媽的空姐,若公司倒了他們該怎麼辦,能轉去做什麼?」一位30歲出頭的副機師於心不忍地說。

 

鍵時刻:欠薪別忍耐,團結力量大

 同樣不堪的場景,近年來可說是接二連三,像佳姿、亞力山大健身中心、力霸、碧悠電子與台灣日光燈,都曾是耳熟能詳的大公司。

 台灣日光燈公司為例,財務欠佳、減薪、欠薪不斷,幾番易主,即以「抗爭一鬧大,金主就會縮手、銀行也會抽銀根,大家一起完蛋」要求員工忍耐。沒想到好不容易盼來的金主,接手半年多,卻在今年2月宣布歇業,對積欠500多位員工,共4億多元的資遣費與退休金撒手不管。
 

 忍無可忍的員工,只好向新竹縣政府陳情,經主管機關依《大量解僱勞工保護法》裁定,找出實際負責人並限制出境,逼得他迅速清償債權,順利解決勞資爭議。


 「千萬別做白工,老闆沒有按時給薪水就是他的錯,立刻就要檢舉,以免後患無窮!」行政院勞工委員會勞動關係處處長李來希指出,過去看過太多案例都是員工太善良,工作5、6個月沒拿到錢,還悶著頭在做,不好意思去舉發,等公司將資金挪做他用,老闆逃之夭夭,才發現大勢已去。


  若不想與老闆正面衝突,到主管機關檢舉是一途;若有工會,把團結的力量當作談判的籌碼,往往能讓雇主無法漠視,進而保住員工的權利。


 大部份「弱勢」的工會,因為沒有經驗,多會給資方很多機會,直到最後出現拖欠薪資的事實,才開工會大會訴求,錯過了保障權益最佳的時間點。


 專攻勞資爭議的國巨律師事務所律師朱瑞陽補充,「工會的角色,應該要主動出手自救,而不是相信資方『金主說』,坐著等待,因為當中可能的變卦太多,到最後吃虧的還是沒有任何籌碼的勞工。」

    以,一發現發薪不正常,或相關勞工保險未提撥,就可到勞工局申請調解,此一動作有兩個意義:
 

是透過公權力,可以取得雇主較為具體的人事、財務資訊,知道一部份的真相,通知相關主管單位嚴陣以待。
 

   一層意義是,有了《勞資爭議處理法》保護,雇主不能對勞方做出不利的行為,一旦調解不成,依照《工會法》員工還可進一步採取罷工手段,對雇主施壓。


 有公權力的介入,啟動勞動檢查的機制,才能及早發現不法事端,全面接收企業的帳款,不讓雇主繼續搬空資金,或是挖東牆補西牆。


鍵徵兆:別當鴕鳥,睜眼看清

 其實企業發生問題,最清楚的還是員工,只是大部份人常忽略危機發生前其實都有徵兆可循,李來希提醒,不妨從以下3個項目著眼: 


 1.業務面的觀察:包括是不是進出倉庫的貨櫃車大量減少,幾乎已沒有出貨?是不是訂單減少,生產線的工作量銳減,甚至已無工作可做?服務業的話,看的就是業績是不是持續下滑,客人上門的數量大不如前?


 2.領導層的風格與異動:當領導者由當初創業者,變成投資公司派來的管理者,或是被非本業的民意代表把持,前者擅長數字操作,後者意圖不軌,都可能因投機心態,大玩財務槓桿,將原來健全的體質掏空殆盡,不得不防。


   外,莊周企管顧問公司總經理周昌湘指出,高層異動也是一個指標,像業務與財務單位主管更迭頻繁都是警訊,因為賺錢與管錢的都坐不穩,代表財務已出現黑洞,若連總經理也相繼離職,則表示接下來的風暴已經不遠。


 3.現金流動:如薪水或獎金,以及給廠商的貨款發生延遲,或公司開始不計成本吸收現金,譬如亞力山大健身中心倒閉前大量以低價招攬會員、遠航大量以低價切票,都是財務調度出現問題,把薪水、會費挪做他用,若有一個環節發生差錯,就容易跳票而周轉不靈。


 若不幸像遠航員工遭逢停業的命運,為了維持生計,李來希提醒,員工不妨多利用「積欠工資墊償基金」、「勞工退休準備金」、「失業給付」3項政府規畫的救助金應急。

 

 救濟:政府和自身風險管理

 1.「積欠工資墊償基金」:最多可獲6個月的工資墊償 

  於《勞動基準法》訂有積欠工資墊償基金制度,規定雇主每月得繳交一定數額的墊償基金,以防企業歇業、破產;勞工求償無門時,可向勞保局申請工資墊償支應,只要推派代表、備妥證明文件向勞保局申請,最多可獲6個月的工資墊償。

 2.「勞工退休準備金」: 由選擇勞退舊制、符合退休資格的員工優先領取
 

 在中央信託局的「勞工退休準備金」,針對的是選擇舊制的員工,符合退休資格的員工,得視企業當初提撥的金額決定發放數量。

 遠航現有4億4千多萬元勞退舊制準備金,頂多只能發給申請退休的員工;而符合請領退休者多係高階高薪資深員工,平均每人約領4、5百萬元,剩下的才能經協商用作支付在職員工的資遣費。
 

3.「失業給付」:發給期限最長為6個月
 

   若遠航確定倒閉,且無人接手,員工可以至勞保局申請「失業給付」,依照失業前6個月的平均月投保薪資的60%計算,發給期限最長為6個月。 
 

   後,周昌湘語重心長提醒,平常做好工作的風險管理,常存危機意識,利用時間培養第二專長,不要因安逸而麻痺,一旦公司垮了,除了怨懟別無他法。
 

   外,不妨準備一個風險基金,以找到工作需要的時間來估算,應付收入空窗期的固定開銷與成本,「通常是以現有薪資3?6個月為標準,且隨著年齡將時間拉長,較為保險,」周昌湘強調。

出處:Cheers 第093期 2008/06/01 出刊

Posted by liveintaipei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引用(0) 人氣()